丹兽老嬷不好炼,但凌峰十年前就已经炼过了,十年后再炼,自然也没有多大问题,只需要照着当年的感觉走就可以了

 这样一个下午,丹又炼好了,他取出丹来当空而语:我说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妹子,你要这些丹有什么意思,哥我吃了你太多的天途果,欲念难消,你咋就不知道来跟哥做点正事呢?

 说完,他将握住丹的手伸出去,然后将手松开,那丹药竟是如他所想般地,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不见了

 这个女人果然就在他的身周,他如猛虎一般朝着那丹消失的地方一抱,可惜呀可惜,还是左手搂右手,啥都没有搂到

 丹炼完,白天也就又过完了,晚上夜幕降临,他难熬得很,早早地又睡到了那挂了雪儿牌子的房间的石床上,如昨夜一般,那种空灵之手和气流都消失不见了,那个说什么我只是没有办法现身的女人,就像已经把他当成了空气

 凌峰气急败坏着,他不知道要怎么做,他开始撒疯叫骂,弄得整个院子里边震天介响,可惜都是嘴上的功夫,骂来骂去,也落不到一个实炮

 这样叫骂着,从凌夜一直嘟嘟囔囔着到了黎明,他突然听到了院落之外天空中的巨鸟扇翅的声音

 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赶紧捋起裤子朝着屋外跑,一跑出屋外,他果然看见白额天雕显现在了篱笆小院的天顶上,应该是受了白衣神女的什么指令,要离开这篱笆小院到什么地方去了

 他顿时跳起脚来朝着天空中大声地喊:那什么女人,我不闹了,我真不闹了,只求你不要把赑屃那死孩子给我捎带回来,我好歹在这里也只能撒最后两天疯了,这样的美好日子,我可不想被赑屃给叼扰到,你就让我安安心心在你这儿撒两天疯吧!

 凌峰听到白额天雕的声音,便知道应该是白衣神女让白额天雕去接赑屃了,在这魔界,也只有他小侄儿赑屃才能治得了他,毕竟他这个叔,多多少少在侄子面前,还是要略微保持一下形象的,现在这形象已经毁得差不多了,所以白衣神女要把赑屃带回来拯救他

 只是他不需要那种拯救,他觉得他这样在篱笆小院中撒撒疯也是很畅快的,人生难得几回疯,失去了这次神奇的撒疯经历,他以后再想要有这样的机会是没可能了

 他觉得他的叫喊也许有用,毕竟以前他听不到白额天雕的振翅声,今天却听到了,这也许说明是白衣神女让他故意听到的,是白衣神女对他的威胁,只要他乖乖就犯,白衣神女就不会把他的克星侄儿小赑屃给带回来

 听到凌峰的叫喊声,那原本已经开始朝村外飞行的白额天雕,居然真的又二四六精选资料全年免费折回身,在篱笆小院的天顶上盘旋了几圈

 凌峰见此,知道自己的话有用,赶紧装出一副斯文男人的样子,一边乖乖地关上挂了雪儿牌子的房间的门,一边朝着自己住的房间走,边走边道:你看,我现在立刻改变,我是不是个斯文的乖男人啊,斯文的乖男人才不霸占女孩的屋子,我现在让出来了,我睡我自己的房间里去!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ultraskyrace.com/songdaiciqi/2020/1202/1884.html